憨豆的电影《时间之雾》:讲述了一个女人的史诗牧影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电影大全国语版武打_电影乌什么_给老人放什么电影--长安十二时辰爱下电影资讯网



《城市广场》这部电影带给我的感受是"悲而不伤",导憨豆的电影演亚历桑德罗·阿曼巴用一种极具浪漫的手法,还原了埃及哲学家、数学家以及天文学家希帕提娅的一生,让观众通过观影穿越时间之雾,回到公元4世纪的亚历山大,见证了真理是怎样诞生,又是如何陨落的。


亚历桑德罗·阿曼巴不仅仅是《城市广场》的导演,同时也是这部电影的编剧,而这部电影于2009年在西班牙上映后,得到很高的评价,同年获得第24届戈雅奖最佳原创编剧奖


可见,《城市广场》这部电影的迷人之处就是这个故事本身。


《城市广场》豆瓣评分


宏大叙事:女性是宗教和权杖争斗之下的牺牲品

电影一开始便迫不及待的向观众展示它的宏大叙事,电影的镜头从静谧的太空中开始,自上而下,从左到右的移动,让观众看到一个蓝白色的地球,再配合宗教风格的配乐,奠定了影片的基调,而滚动的字幕则向观众交代了故事背景。


我们清晰的认憨豆的电影识到,《城市广场》这部电影是依据史实改编而成。


①依托史实,电影讲述了一个女人的史诗


其实,历史对希帕提娅的记载并不完整,只知道这位女性智者出生在亚历山大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她的父亲赛昂是亚历山大图书馆的一名研究员,同时也是她的启蒙老师。


希帕提娅很小的时候就体现出数学上的天分,她对知识有无限的热爱和渴求,她曾经游学欧洲,返回亚历山大后与父亲共同搜集、整理并修正了《几何原本》憨豆的电影等古代学术典籍。


希帕提娅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学术,终身未婚,她除了做研究,还在亚历山大图书馆教授数学、天文学等知识。


然而,罗马帝国岌岌可危,江河日下,宗教战争愈演愈烈。


这位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女子最终被疯狂的基督教徒迫害,教徒们剥光了希帕提娅的衣服,用尖锐的蛤蜊壳残忍地割下她的血肉,将她折磨致死,教徒们仍不满足,他们砍去希帕提娅的四肢,把她的四肢扔到火堆里烧成灰烬,希帕提娅身首异处,可以说死状相当凄惨。


王小波说: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


不幸的是,希帕提娅恰好好活在一个不理智的年代。


②多重叙述视角,从不同人物的视角去窥探历史的可能


如何尽量还原历史的真相,又能讨观众喜欢?


这便是导演亚历桑德罗·阿曼巴在改编这个故事的时候要考虑的,因而,亚历桑德罗·阿曼巴在电影里融入了浪漫的爱情元素,这显然是典型的好莱坞式剧情模式。


要知道,希帕提娅一生未婚,历史上并没有关于她爱情方面的记载。


而电影在这里做了一个浪漫式的解读,希帕提娅的学生俄瑞憨豆的电影斯忒斯一直爱慕着希帕提娅,他用吹笛的方式在剧场大胆地向希帕提娅示爱,而希帕提娅回赠给俄瑞斯忒斯一张带经血的手帕,表明她醉心学术研究,委婉的拒绝俄瑞斯忒斯的求爱。




俄瑞斯忒斯不理解希帕提娅,问:"你为什么如此执着呢?"


希帕提娅仰望星空,回答:"朝闻道,夕死可矣。"




这里,不管是从希帕提娅自己的视角,还是从俄瑞斯忒斯的视角,都给观众刻画了一个痴迷于学术研究的女性智者角色。


更值得注意的是,另一个重要的角色奴隶达乌斯,他同样爱着希帕提娅,但是,希帕提娅是他的女主人,两人身份的悬殊,这导致达乌斯不敢像俄瑞斯忒斯那样大胆地去追求希帕提娅。


所以,达乌斯极度地渴望平等和自由,为的是能与希帕提娅站在同一个台阶之上。


然而,影片给我们塑造的希帕提娅并非十全十美,她的瑕疵在于她仍旧保留着等级观念,她偶尔会表达出对奴隶的蔑视,而这刺激着达乌斯自卑的心灵,同时也把达乌斯推向了基督教的暴徒。




而亚历桑德罗·阿曼巴很巧妙地抓住这一点,通过达乌斯的眼睛,为观众敞开了故事的另一个视角,让观众从达乌斯的视角,看到底层人对宗教的信仰不过是源于对食物的渴望。


这里,镜头跟随达乌斯在大街上游走,他看到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正在眉飞色舞地进行演讲,那个人正是他要寻找的基督狂徒阿摩尼阿斯。


奴隶是愚蠢的吗?奴隶是乌合之众吗?奴隶就不配拥有爱情吗?


达乌斯带着种种疑问跟随阿摩尼阿斯走进基督徒的聚集地,在这里,达乌斯听到了主教西奥勒斯正在向信徒们进行传教。


"饥渴慕义之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宗教配乐伴随着主教西奥勒斯的宣讲的缓缓响起来,把观众带入某种神圣的宗教仪式之中,而宗教音乐在达乌斯向饥饿的基督教徒们分发食物时,一双双手向他伸过来,配乐陡然达到了高潮。


观众通过达乌斯的眼睛看到了一个真相,聚集在这里的基督教徒都是一些平民,他们身着黑色衣袍,两眼凹陷,正忍受着饥饿,他们伸出双手向一个奴隶乞讨。


要知道,在中世纪早期的欧洲,黑色是穷人们的颜色,而在电影里,黑色也常常象征着邪恶,或者用来用来渲染死亡、恐怖的气氛。


电影的寓意很明显了,在这一刻,这些教徒是可怜的弱者,而在下一秒,这些教徒将变成偏执的狂暴分子,看起来很矛盾,却又合情合理。


观众或许会感叹,这些教徒的生活比贵族们的奴隶还凄惨,他们最迫切的东西其实是食物,谁给他们食物,或者说,谁能让他们看到活着的希望,他们就信奉谁,谁就能成为他们的主。


而影片在这里似乎要告诉观众,经受漫长的压迫,这些人迫切地需要一场救赎,而上帝就是他们的希望。


③多神教与基督教之间的对抗,实质是一场权力之争


公元391年,罗马帝国皇帝狄奥多西一世为了获得更多的支持者,他颁布法令,禁止基督教之外的一切异教崇拜,而这一系列法令取代了君士坦丁时期的宽容的宗教政策,基督教也于此时正式成为了罗马帝国的国教,并且,狄奥多西一世不久就下令拆毁亚历山大城所有异教教堂和庙宇。


狂热的基督教徒在主教狄奥菲鲁斯的带领下冲进萨拉贝姆神庙,推到神像,焚烧书籍。


对这段历史的讲述,影片以城市广场的一场辩论为开端,能言善辩的基督教徒阿摩尼阿斯正与多神教一名教徒进行激烈的辩论,多神教徒讥讽基督徒卑贱低下,上不了台面,而能言善辩的阿摩尼阿斯也同样咄咄逼人,他用巧妙的方式过火场来表达自己得到真神的庇护,让台下的围观人群啧啧称奇,并将那位多神教徒投进火场,差点烧死他。


这里给基督教和多神教不久之后的战争埋下一个伏笔。


镜头来到萨拉贝姆神庙,此时,希帕提娅在授课,而多神教领袖奥林匹斯正在教唆多教徒们去进攻在聚集在广场的基督教徒,希帕提娅并不赞成他们这种以暴制暴的行为,但是,被激怒的多神教徒们并不会听她的。


一个俯瞰的移动镜头记录了这场由多神教发动的战争,多神教徒追赶着基督教徒,不分老弱地砍杀。


但是,出乎多神教意料之外的是,基督教徒之多,他们很快集结在一起,迅速做出反击并且击败多神教徒,直逼萨拉贝姆神庙。


多神教徒们退回神庙,紧扣大门,门外聚集着越来越多的基督教徒,他们意识到,他们并不可能战胜基督教徒,只能通过谈判和解,求得生机。


谈判的结果是,基督教徒要摧毁萨拉贝姆神庙,我们从一组俯瞰镜头看到,基督教徒们冲进神庙,推到神像,位于神庙里面的读书图书馆也遭到厄运,基督教徒疯狂地撕毁并焚烧里面的藏书,承载人类文明的图书馆被毁灭殆尽。


值得注意的是,在基督教徒破坏图书馆时,影片用了一个颠倒的画面,这无疑让观众产生了观影的不舒适感,而这种不舒服源于对文明惨遭毁灭的惋惜。


基督教徒打砸图书馆


这场看似没有政府介入的宗教战争,实质上是一场权杖的抢夺,罗马帝国皇帝狄奥多西一世为了巩固政权,把基督教定为国教,掌权者们为了排除异己,擅于利用教义,挑唆教徒们对反对者们进行清洗。


亚历桑德罗·阿曼巴显然很喜欢用俯瞰镜头,在电影的开头,镜头从静谧的太空逐渐拉近到亚历山大城,到神庙,透过神庙主殿那个圆形的天井,在电影的结尾又从这个圆形的天井慢慢的拉远镜头,到神庙,到亚历山大城,最后又回归于宇宙的静谧。


这种大图套小图,远图细化到近图,近图再细化到细节的往复,正是导演亚历桑德罗·阿曼巴刻意利用用镜头,来表达电影的宏大叙事。


当然,这种拍摄手法,有一部分观众会得到暂时的抽离,缓一口气,不至于感到过分紧张和揪心;有一部分观众觉得,嘿,我正看得起劲呢,怎么就把镜头移开了呢?


光影的秘密:用逆光烘托气氛,表达人物的情绪

影片常常出现逆光画面,逆光的效果往往只能看到影片的中的人物轮廓,在《城市广场》这部电影里面,几个逆光镜头非常值得注意,这些镜头或者营造了某种气氛,或者揭示人物某种心理。


  • 达乌斯

比如,希帕提娅的父亲赛昂亲眼目睹了基督教徒在广场如何把一个多神教徒扔进火场,差点把那个多神教徒烧死,因此,他厌恶基督教徒这种狂傲和失智的行为,当他在家中搜到奴隶的十字架时,他十分生气,他审问并以鞭打的方式惩罚了达乌斯,以警示家中的奴隶莫要去当基督教徒。


达乌斯被赛昂鞭打后,希帕提娅来到他得到住所,关切地给他涂抹药膏,这里,影片用一片柔和晕黄的烛光烘托出温馨浪漫的画面,逆光的效果让我们看不清达乌斯的表情,但是却能从朦胧的画面中感受到他仰望希帕提娅时的深情款款。


这种美好延续到了希帕提娅与学生们被困于神庙,希帕提娅思考行星运行的奥秘,并将自己的疑惑拿出来与众人讨论,达乌斯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希帕提娅坐在达乌斯旁边,亲切地夸赞达乌斯。


观众只看到两个人的背影,光从前方投射过来,同样是逆光效果,看不清人物的神情,但还是能让我们感受到达乌斯的害羞,以及场面的温馨。


当然,鉴于导演亚历桑德罗·阿曼巴对于奴隶达乌斯的喜爱,在被困神庙里面时,导演给了达乌斯单独一个中景加逆光的镜头。


看到这个画面,细心的观众不仅会有疑问,达乌斯正在想些什么呢?


我想,这个逆光镜头喻示了达乌斯的最诚实的渴求——挣脱奴隶的枷锁,平等自由地站在希帕提娅面前。


  • 希帕提娅

希帕提娅作为电影唯一的大女主,如何描绘这位伟大的女性?


摄影机将观众置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把观众带到希帕提娅家,把画面定格在一个沙池,用一个俯瞰镜头让观众从上而下清晰的看到:一个椭圆。


影片里的这个椭圆轨迹,是希帕提娅对行星运行进行无数次反复思考和推演出来的结论,但实际上,行星运行轨道是椭圆的这个原理是在17世纪开普勒提出来的,而且,并没有相关史实证明希帕提娅在公元4世纪就提出过该理论。


只能说,电影《城市广场》再一次对希帕提娅做了浪漫式的解读,拔高希帕提娅的贡献,突出她的智慧。


随着镜头的切换,我们看到希帕提娅坐在自己家的露台上,迎接着日出的到来。


这一幕影片利用了一个全景加逆光镜头,观众首先看到的是希帕提娅的背影,太阳升起的光辉照耀在希帕提娅身上,她仿佛变成了希腊神话中那个智慧女神。


当镜头转到希帕提娅的正面,我们看到希帕提娅面带微笑,面容沉静安详。


尽管世界纷乱无序,但希帕提亚追逐真理的脚步却永不停歇。


特写镜头:揭露人物的内心世界

在《城市广场》这部电影里,亚历桑德罗·阿曼巴很喜欢用细腻的特写镜头去捕捉人物的内心世界,而这些特写镜头大多数给了奴隶达乌斯。


前面提到了,奴隶达乌斯对希帕提娅充满隐秘而又克制的爱恋。


影片在一开始就用了一个特写镜头,让观众窥探到达乌斯的这份真心,那个特写镜头就在希帕提娅出浴后,或许因为希帕提娅正陷入思考,奴隶达乌斯才敢抬起头大胆地盯着希帕提娅的脸庞,神情专注。


镜头来到图书馆,希帕提娅正和和俄瑞斯忒斯交谈什么,达乌斯遁着声音,从书架的一个缝隙盯着交谈的两人,观众只能看清达乌斯的一边脸,而达乌斯的神情显然带着一股莫名的嫉妒心理。


镜头再跟随达乌斯看着基督徒们冲进神庙,达乌斯看着他们疯狂地打砸神庙,推到神像,镜头穿过人群推到达乌斯面前,观众看到达乌斯内心的动摇,他想挣脱自己奴隶的身份,获得自由。


关于达乌斯的最后一个特写镜头是在影片的结尾处。


这时,希帕提娅被疯狂的基督教徒抓到神庙,基督徒们讨论如何杀死希帕提娅时,达乌斯提议教徒们不要沾染肮脏的血,趁着教徒们去捡石头的空隙,达乌斯为了希帕提娅免遭更大的羞辱和痛苦,他亲手杀死希帕提娅,我们清晰的看到,达乌斯双眼含泪,神情痛苦。


这里同样也给希帕提娅一个大特写,那是希帕提娅的右眼,在死亡来临之时,希帕提娅始终保持着一个仰望的姿势,眼睛直视上方。


在这一刻,镜头快速切换到希帕提娅的视角,那是神庙圆形的天井。


此刻,由于视觉角度的问题,太阳照射出一个椭圆形的光圈,这个椭圆如此完美,让观众不禁联想到希帕提亚在沙池里画的那个椭圆。


希帕提娅死前望向天空,看到了一个椭圆


"只要离答案再接近一点,那么,我就能安然入土了。"


希帕提娅的愿望犹如在耳!


导演亚历桑德罗·阿曼巴在这里巧妙地设计了一个情节上的前后呼应。


智者虽陨落,真理却永恒存在

《城市广场》这部电影的魅力在于,它不仅带给观众一场宏大的视听盛宴,让观众通过电影了解希帕提娅这位伟大女性的一生,同时,也带给观众一些关于宗教、哲学和科学的思考。


哲学和科学都需要在怀疑中不断探索才能得出真理,而宗教需要不容置疑的信奉。


而因为人的私欲作祟,宗教又恰恰最容易被利用。


比如继任亚历山大城主教的西里尔,与其说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不如说他是一个心狠手辣的阴谋家,为了击败亚历山大城的总督俄瑞斯忒斯,取得亚历山大城的绝对领袖地位,他利用并歪曲了基督教义,诋毁希帕提亚是一个女巫。


要知道,在影片里,希帕提亚不是多神教徒,也不是基督教徒,她信仰哲学,研究科学,追求真理,希帕提娅这种理智和不盲从被当时的基督教所不喜。


西里尔正是利用了这点,煽动基督教徒对希帕提娅进行迫害,这种迫害是对科学和哲学的否定;而影片里希帕提娅无疑代表了古典罗马文化,基督教对希帕提娅的迫害,这实际上,也是基督文化对古典罗马文化的排斥。


希帕提娅虽然为捍卫自己的信仰被迫害致死,但是,影片用一种浪漫式的解读让她求得了人生的圆满,这就是我在开头说的,希帕提娅的陨落"悲而不伤"。


可惜的是,真理随着希帕提娅的死亡而被埋没。


不过,真理永恒存在,只要哲学和科学不灭,只待人类再一次出发,不惧反复,翻山越岭,就能重新找到它,而宗教也会重新得到阐释,信仰终究会返璞归真。


这就是《城市广场》这部电影带给观众遗憾的同时,也带来的慰藉。